御九天

上一章 火爆推荐 下一章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十秒男
返回首页 章节目录 返回书页

    龙渊之海,美人鱼航线,一支商队正在顺着洋流的方向航行。

    商队首领南怀特正在用望远镜四处观察,直到眼角发酸,他才肯放下手来,舔着嘴角的盐渍,“该死的九头龙,该死的秘宝出世,该死的!”

    南怀特一边诅咒,一边掏出一块白绢,小心翼翼地擦拭着望远镜的符文镜片,正是这些珍贵的符文镜片,才能让他比船桅上的观察员看得更远更清楚

    该死的符文师,为什么要把这些镜片卖得这么贵!

    南怀特又开始诅咒这一切,如果是过去,他根本就不需要站在这里,吹着冰凉的海风,冒着感染风寒的风险做着观察员这种工具人的活儿。

    但是自打九头龙回到龙渊之海后,龙渊之海就没有了正常可言,讲道理,龙渊之海这么大,这该死的九头龙哪不好去,非要停在最繁荣的美人鱼航线上面筑巢!

    筑巢就筑巢吧,可为啥不能像其他龙族一样喜欢安静、喜欢睡觉,没事就呆在巢穴里面一动不动的睡上个几年,而是要做个喜欢到处乱逛瞎凑热闹的龙?凡是路过九头龙活动范围的商船,他都会跳出来瞅上那么一眼,顺眼的就放过,不顺眼的就沉船吃肉让各大商队不安的是,这位九头龙没事就喜欢瞎逛到距离其巢穴数百到上千海里之外,可以说小半个龙渊之海都是他的活动范围。

    为了让九头龙看顺眼,各大船队现在都随时装载着上百头绵羊,还必须是龙族偏爱的弯角绵羊。

    南怀特已经准备好了被精心伺候清洗得干干净净的弯角绵羊,甚至还备好了两桶佐餐的红酒,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不能第一时间发现这位该死的九头龙大人,引发这位大人以为他们不会上贡绵羊的天大误会

    不过,相比招呼好九头龙大人,更让南怀特担忧的还是最近突然窜起来的龙渊之海将有重宝出世的消息

    “见了鬼的宝物!一个个的争先恐后,也不想想能不能轮得到你们,争争争,争着找死呢”

    就因为这个见鬼的消息,原本就已经够稀巴烂的龙渊之海又涌进了大量的海盗海贼,这让一些原本想要绕开美人鱼航线的商队也不得不走美人鱼航线了,相比被海盗抢掠,真还不如赌一把九头龙的心情。

    一阵寒风扑面,南怀特抖擞了精神,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银质的酒瓶,里面盛满了朗姆酒,还没来得及拧开瓶盖,突然一阵剧烈的震动从船底来传来,商船上面镌刻的符文释数发出了淡淡的警示红光,南怀特迅速将酒瓶收入怀中,这是有巨型海兽在撞击船底。

    商队才刚刚敲响警钟,就看到数百米外,一道水花猛地炸向天空,扬起的巨浪向着商队冲来,混乱中,南怀特看到半空当中一只足有百米的巨蟹悬浮在半空当中,像是被一只无型的巨手捏住了一般,巨蟹的两只鳌钳外壳已经折断,耸拉的露出了里面鲜色的筋肉。

    巨蟹艾扎依!

    南怀特一眼就认出了这只百米巨蟹,这是曾经横行于美人鱼航线附近的大海妖,因为投靠了美人鱼,算是美人鱼在龙渊之海的指定官方保镖。

    然而,现在,这位大妖就像是只小鸡一样,被无形之手抓在了半空当中。

    南怀特重新举起手中的望远镜,极力的远望,数千米外,一个庞大的身躯正昂扬着九颗龙头,仰天长啸

    日破了天的!南怀特满头大汗,这搞了个海蛎子的!预想了无数个遭遇九头龙的应对方案,就是没有想到会碰到九头龙打架的场面!

    “老板,现在要不要放羊”

    这个时候,雇佣兵老大冲了过来,忧心冲冲的问道,南怀特像是看傻子一样瞪着这位往常表现得很机灵的雇佣兵首领,在人打架的时候扔东西给人吃?你也是真牛逼!

    雇佣兵首领一脸苦瓜,他不傻,但是,这时候不赶紧表现出恭敬的态度,一会巨蟹大妖没了,九头龙会不会把怒火转向他们?

    …

    九头龙很是惬意的操弄着半空中的巨蟹,今天运气不错,终于抓到了这只赖在他地盘上面不走和他打游击的老螃蟹,区区一个小鬼巅,又不像那些万恶的人类一样,各种装备、符文、魔药说什么是美人鱼大公主麾下的妖?呸,老龙最烦的就是那些专门玩阴的的美人鱼,啧,这壳子还真有点儿硬,不过没关系,他最喜欢这样的猎物,最近挺无聊的,本来是想多杀点人类报复一下的,但是人类送的那些小绵羊味道还真是不错,他是讲道理的龙,旁边那只商队要是能让他吃绵羊吃到饱

    咔嚓!

    随着一声脆响,九头龙正是惬意的思绪瞬间中断,半空中的巨蟹壳碎了,扭曲的身子也彻底地停下了挣扎

    九头龙呆了两秒钟,狂怒了!

    他还指望着这只巨蟹打发掉今天的无聊,这就死了???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轰轰轰轰轰

    恐怖的魂力从九头龙的身上冲天而起,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密布乌云雷电,雷霆闪动中,巨大的九头龙虚影占据了半边天空,暴雨如瀑中,海面上一道龙卷正在缓缓成型,在龙卷暴雨中,九头龙昂扬的龙头喷吐着不同属杏的能量,随着能量的碰撞交汇,一道漆黑如墨的阴雷猛地炸向巨蟹

    一瞬间,曾经的巨蟹大妖,在阴雷当中化成了一片虚无。

    九头龙意犹未竟,九颗龙头猛地转向了远处的商队。

    南怀特吓尿了!他知道不仅仅是他,对面身经百战的雇佣兵首领的身上也传来了一股恶骚味,暴怒的龙威之下,就连这样的老战士也都肌肉失控了

    “快,快放羊!还有酒!”

    南怀特尖叫起来!

    值得庆幸的是,负责看管绵羊的都是最老练的水手,虽然在龙威的压迫下难以动弹,但是内心也知道这是唯一的活路,踉踉跄跄的冲向了货舱,将预先设置好的机关绳砍断开来,舱门一打开,那些可怜的小绵羊便一只只的滑进了海水当中。

    “尊敬的九头龙大人,请享用我们的微薄的供奉吧!”

    九头龙的怒火随着弯角山羊而稍稍熄灭,龙族本就生杏喜怒无常,而九头龙更是如此,在看到海上漂着的红酒桶后,九颗龙头已经有六颗嘴角流出了哈喇子有美食的话,好像就没有那么无聊了嘛

    轰!

    随着一声雷鸣电闪,云散了,暴雨停了,就连海面激荡的龙卷也都变成了荡漾的小浪。

    一只只小绵羊被九颗龙头咬进嘴里,每颗龙头都各有杏格,有的囫囵一口,有的喜欢细嚼慢咽,还有喷上一口龙息再吃的

    龙渊之海某无名岛

    海盗是凶残的,但是海盗之间却经常结盟,只有巨大的利益才会让海盗之间互相攻讦。

    而这一次,龙渊之海的秘宝出世,下五海的海盗们几乎是立刻就结成了临时的海盗同盟。

    海岛之上,临时搭建的木屋中,一群海盗头领们正吵得热火朝天。

    一个光头壮汉将桌子拍得砰砰作响,“我不同意!和贵族合作,只会给那些该死的贵族做炮灰!”

    “不不不,海光头,你不要吃过贵族的亏就一辈子害怕与贵族打交道,我们和他们,是互相利用,互相,你懂这个词吗?”

    赛西斯坐在一旁,嘴里嚼着槟榔,听着吵成一团乱的大海盗们,在座的,没有谁是真正“独立”生存的大海盗,背后或多或少都有着其他的背景,甚至有些大海盗其实就是人类或者海族派出来的。

    至圣先师当年立下的规矩,原则上,人类是不能进入上三海,相对应的,海族不能介入到下五海中。

    也正是因为这条规矩,才让不守规矩的海盗海贼有了巨大的生存空间,甚至可以说,有了滋生“海盗外交”的土壤,当然,名义上,人类和海族都不承认,但事实永远大于那些不痛不痒的声明和例行式的清剿打击。

    就连赛西斯自己的背后也有着南方兽人的影子,只不过大家都把自己的背景藏得很好,不到最后时刻,谁也不会将这张最后的底牌暴露出来。

    赛西斯没有加入到这场注定没有结果的争执当中,和他同样想法的还有不少,大家其实都清楚,真正的海盗之王还在路上,现在哪怕谈出花来,只要红胡子卡洛斯没有点头,最后都是全部白费工夫。

    当然,不掺和无意义的拌嘴,但是可以和其他平时关系比较接近的大海盗互相通个气。

    怪脸贾森正朝着赛西斯使着眼神,赛西斯也冲着怪脸挤了一下眉毛。

    很快,两人就找了一个由头离开了木屋。

    “老赛,怎样?这次你是要钱还是要宝?”

    赛西斯白了怪脸一眼,“还是先想想怎么才能把秘宝拿到手再手,就凭咱们两个,估计没戏。”

    这次来龙渊之海的争夺秘宝的,光是海盗,就已经有数千个海盗团聚集在了这里,可以预料,到时候,九神的海军,刀锋联盟也会想尽办法插上一手,两个鬼巅,根本就不够看。

    “如果加上红胡子呢?”

    赛西斯眼睛一亮,“靠,怪脸,你啥时候上了红胡子的船?”

    “你妹才上了红胡子的船,干你,信不信我砍你三刀?是红胡子找的我,他要宝物,分我们钱。”说到钱字,怪脸双手比划了一个巨大的动作,然后又做了一个闭唇的保守秘密的手势:“大钱,除非你对钱没兴趣,当我没找过你,你懂的,丑话说在前面,除了红胡子一定会顶在前面,还有人要做靶子,别想着拿了好处只做哨子,谁是靶子谁是哨子,到时抽签,签抽了,就没得反悔了。”

    靶子就是吸引火力的,哨子就是站在后面观望助战,关键时刻才动手的,相对来说,当然是做哨子最安全稳当。

    “屁话,这都老规矩了,有红胡子顶在前面的话加我一个,除了我们,还都有谁?”

    “我就知道柳叶刀和拉维亚。”

    “钱怎么分?”

    “那得看秘宝是什么级别了,国宝级的话,红胡子一人发一亿,重宝级的话也差不多有一千万。”

    “干了。”

    …

    美人鱼王城阿隆索

    王宫

    “女王陛下,龙渊之海秘宝即将出世,那些该死的人类妄图夺宝,还望陛下早下决断。”一名海将禀报说道。

    长公主沙耶罗娜目光淡淡,另一边的三公主瓦莱娜却是目光冰寒,这名海将正是长公主的心腹之一,龙渊之海一向是由她负责,这名海将开口,看来,沙耶罗娜终于是要将手伸向龙渊之海了。

    “母王陛下,有句谚语说得是鹤蚌相争渔翁得利,龙渊之海是我族地盘,秘宝固然是我族必得,但是不得不提防其他两族还有人类,冲在最前面的不一定就能笑到最后。”瓦莱娜出列说道,“相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世的秘宝,我倒认为九头龙之祸,需要治一治了。”

    “不错,这九头龙盘距在美人鱼航线上面,越来越嚣张,最近的商税直线下滑,不少商人背后不少抱怨,甚至不少商人宁愿绕远路,多走半个月的海路也不肯走这条航线,请女王陛下圣裁,请龙渊军团清扫航线。”

    一旁税务官立刻抓住机遇,汇报说道。

    因为当年克纳鎏斯公主与至圣先师的关系,一直以来,龙渊之海都是美人鱼的地盘,虽然美人鱼同样遵守规定不会介入到龙渊之海当中,但是龙渊之海所有的商业行为,都要向阿隆索缴纳相应的商业税,其中有着洋流和季风助力航行的美人鱼航线是美人鱼这数百年以来的财富密码,也是美人鱼力压鲸族与海龙族的重要筹码之一。

    瓦莱娜嘴角微扬,税务官正是她的下属,如果能调动龙渊军团扫荡航线,一直负责龙渊之海的她就能借机渗透军权相比和众多将军有着密切关系的长公主,瓦莱娜在军方的影响力十分有限,龙渊军团是个弥补短板的不错选项。

    “不知所谓!堂堂龙渊军是拿来干这种事情的吗?替商人扫荡航线?大军起拔,耗费多少?获益多少?九头龙不是九头虫,剿杀九头龙必然会损失惨重,又有谁来补偿?”长公主心腹的海将军立刻疾语厉声斥道。

    王座之上,女王淡定自若,九头龙是一害,甚至可以说是“灾”,但是海洋无边无际,如果不是这个九头龙影响到了美人鱼族的利益,其实再多几个也无所谓,相比处理九头龙,她更想看到两个女儿之间的争斗,一个合格的女王,必须经过最残酷的斗争上位,才能带领美人鱼一族更加辉煌,“九头龙非是当务之急,秘宝出世也不宜操之过急,这两件事都先搁置再议。”

    “是”

    众臣恭声齐道。

    而就在这时,二皇子也罗忽然出列,“母王陛下,儿臣有事禀告。”

    “哦?”女王一脸兴致地看向儿子。

    “关于魔药‘海神眼’,克拉拉拖延得太久了,耗费无度,儿臣怀疑,克拉拉是有意拖延,从而借机中饱私囊,据我所知,克拉拉掌管的金贝贝商行资金有异常调动,儿臣认为应该对其加以喝斥。”

    三公主瓦莱娜冷哼一声:“何必如此麻烦,直接将那个王峰掳来不就得了。”

    沙耶罗娜却是一笑,“三妹,你还是消息闭塞了,你可知道现在的王峰是什么状态?掳他?你这是想将我族卷进人类的风暴当中?母王陛下,关于魔药,儿臣愿意前往人类世界,督催进展。”

    高高在上的女王神情淡然地扫过沙耶罗娜然后目光看向二皇子也罗,“海神眼关系重大,也罗,这事既然是你提起来的,就你去一趟极光城吧,告诉克拉拉,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话,也是对你说的。”

    此时天顶赛场四周的欢呼也停了下来,比赛也随之来到了无可避免的最后一局。

    “第五场!”安南溪开始示意双方上场了。

    小比分二比一,天顶赢下这场即可终结整个挑战赛,而若玫瑰赢下这场,那就将进入极具争议的平局局面。

    一个战队之所以要配备一个替补,除了可以更换伤员外,其实就是为了应付这种打完五场后平局的局面,那将由双方的第六人来决定胜负,偏偏天顶圣堂这次没有第六人,那必然会陷入一些争议可显然,即便平手的可能已经客观存在着,但无论对天顶的观众还是当事人来说,都没有人真的在意这个。

    天折一封会输?是输给那个养小蜜蜂的忽悠大队大队长,还是输给那个哇哇乱叫、一身黑毛的兽人?

    呵呵,就算是脑子被驴来回踢了八百遍,也不会有人这样想的,当然,除了玫瑰的人

    只见玫瑰的最后一个参赛者已经走了出来,没有让大家失望,老王战队队长王峰。

    “老王加油!玫瑰万岁!”

    “妈的,都是一对眼睛一个鼻子两个耳朵,什么天折一封,谁怕谁!”

    “人死屌朝天!王峰会长,盘他!男子汉可不能输给师妹啊!”

    “呸!你还有句吉利话没?玫瑰必胜!王峰队长必胜!”

    玫瑰的看台上一扫此前那种低沉的氛围,女生们挥动着手里的彩带彩球和铃铛,男生们则是打鸡血一样的嗷嗷叫着。

    不得不说刚才温妮的拼死胜利重新唤醒了玫瑰人心里的希望和激情,让玫瑰的支持者们已经彻底忘却了天折一封这个名字的魔力,大家都拼命的喊着,狠狠的发泄着!温妮能创造奇迹,那带领大家一路创造着奇迹过来的王峰,也一定可以!

    感受着身边玫瑰支持者们已经开始有点盲目的情绪,股勒的心里也是有点五味杂陈,他和王峰相交于雷霆之路,对这位玫瑰圣堂的队长,他内心充满了敬意,也知道他绝不是那种无脑之人,可毕竟对手是天折一封

    “比赛结束了。”旁边的肖邦微笑着说道,他是此时此刻这片疯狂的看台上极少数还能保持着冷静的人。

    “是啊。”股勒叹了口气,毕竟是龙月的三皇子,不至于像旁边那些普通弟子一样被一场胜利就冲昏了头脑:“天顶圣堂召回天折一封实在是近乎耍赖了,如果是别的对手还”

    说着,他突然怔了怔,有些奇怪的看向肖邦:“刚才你不是还说玫瑰能”

    肖邦当然知道他想说什么,可惜自己不能过多解释,毕竟师父并没有邮许自己公开师徒间的身份。

    在师父面前,那个天折一封算什么?别说天折一封,只要一想到那只已经接近龙级的恐怖魅魔,被师父在瞬间就抬手秒杀的场景,肖邦觉得就算是主席台上的傅长空亲自落场,只要师父想赢,可能都用不着出汗的除了传说中的顶尖龙级,这世间恐怕根本就无人能与师尊一战!天折一封?蝼蚁都算不上!

    他笑着说道:“是的,比赛结束了,不管后续怎么发展,胜利者都必将是玫瑰,从王峰师兄走出来的那一刻开始,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股勒张了张嘴,这话要是那些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普通弟子说出来也就罢了,可是龙月的肖邦他实在是有点无法想象肖邦这股蜜汁自信到底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一分钟?十分钟?还是十秒?”肖邦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恐怕就得取决于王峰师兄的心情了。”

    这人股勒的嘴巴张了半天,好不容易才哭笑不得的合拢,龙月的三皇子,这是已经疯了吗?但是还真有点希望他说的是事实。

    玫瑰人疯狂的吼声,总算是成功激怒了那些一直还在保持着所谓风度的天顶支持者。

    王峰?击败天折一封?真是赢了一场就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很奇怪的是,为什么一个虎巅可以当鬼级的队长?”

    “因为能忽悠!不过你别说,这小子还有种,我还以为他要让那个兽人上呢,居然敢自己出来找死,我对他的印象改观了,我赌他可以留个全尸!”

    “不但可以留全尸,还可以活呢,人家在玫瑰的时候就已经是大名鼎鼎的三十秒男了。”有人把老王战队第一次挑战八部众时的黑历史翻了出来,这事儿可真不算秘密,毕竟当时还有洛兰的人在场。

    这时候瞬间一传十、十传百,整片看台顿时哄堂大笑:“三十秒男!还有这种奇葩?那天折一封的动作可要快点了,小心这神勇的队长一开始就认输!”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网站首页